首  页

|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

政府信息公开指南

|

政府信息公开年报

|

政府信息公开制度

|

依申请公开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流程   政府信息公开受理机构   申请表下载  
|

监督保障机制

索引号: 000014349/2018-00026 公开责任部门: 国家统计局朔州调查队
公开日期: 2018-12-26
公开类别: 信息有效性:
内容概述:
备注:
关于农村社会结构变迁背景下的乡村治理对策研究——以山阴县北周庄镇燕庄村为例
2018年12月26日 来源: 农业科

1.农村社会结构变迁的历史脉络

农村社会结构指农村中的不同行动主体(包括个体和组织)围绕农业生产和日常生活所结成的相互关系的模式,也可以理解农村社会结构指该农村社区中不同的人们是怎样连结在一起的[1]。因此,农村社会结构变迁可概括为两方面:一是农民的分层分化,不同个体、群体之间的相互关系的变化。二是农村组织的形成与演化,不同组织自身及其与农民群体之间的关系的变化。农村社会结构的历史变迁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1.1传统乡村社会向人民公社转型时期

封建社会中的农村是一个皇权不下县的“乡村社会”,主要靠宗族长老、名士乡绅等维系内在秩序,此时的乡村治理本质上是乡村上层人员和普通农民所构成的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二元层级结构。1949新中国成立,农民翻身做主人,而后的土地改革彻底瓦解了传统的二元结构,农村社会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进入人民公社时期,集体公有制取代一切,农民不仅是农业劳动者,也是公社的社员,此时的农村治理本质上是政府管理在农村的延伸。

1.2人民公社向原子化村庄转变时期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拉开帷幕。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农村的推广,人民公社逐渐解体,原先集体利益高于一切的农村开始逐渐向以个体利益为主的原子化村落转变。1982 年,国家将村民自治写进宪法,开启了农村治理的新篇章。村民自治委员会作为上通基层政府,下达农民的“中间人”,确定了其在农村社会结构中的主体地位。广大农村开始了以村民自治制度为实质内核,以村两委统筹自治工作为外在形式的时期。

1.3农村原子化结构向多形态分化转变时期

195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管理登记条例》标志着我国城乡分离的“二元结构”体制形成。1992 年邓小平南巡掀起了又一轮改革开放的热潮,大批农村剩余劳动力涌入城镇,城乡发展二元结构引发的矛盾日趋严重。继党的十六大报告首次提出统筹城乡经济发展后,十七大进一步提出建立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长效机制。城乡一体化战略的推行,催生了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等农村经济组织,也对农村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农村原子化结构开始松动,逐步向城乡之间接轨转变。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持续推进农村改革,通过土地流转和经营权改革,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农村改革,社会经济组织逐渐在农村经济发展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并且促使农村社会结构关系转变。2017 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服务主体,传统的农民群体在政策引领下分层分业分化,其自身结构朝着多维化演变,诸如新型职业农民、失地农民等传统农村社会结构中不存在的新主体,进入农村经济发展与社会治理中,农村社会结构步入到多形态分化时期。

2.当前我国农村社会结构变迁的时代特征

2.1农村人口候鸟式流动

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城乡差距不断拉大,城市在基础设施、教育、医疗、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等各种资源优势驱动着农村人口不断涌向城镇。但以户籍制度为基础的城乡壁垒,实际上将城市和农村居民分成了两种不同的社会身份,从农村外流到城镇的农民很难真正融入其中,农民以候鸟式流向城镇,即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间,在城镇务工、生活,年终或节庆等重要时间回到农村,其流动呈现以下特点:一是与流出地仍保持藕断丝连的关系,表现在:(1)土地。部分外出农民在农村仍保有土地,雇佣他人或留置与父母、兄弟等亲属代耕,农忙时回村抢收,或索性将土地租给他人耕种,收取些许酬劳(多以农产品替代)。(2)人情。与农村留守人员的人情社交没有割断,没有举家外出的,多留置老人、妻、子在农村,会定期或不定期回来探亲,举家外出的每逢亲朋婚、丧事宜仍会回来处理。二是致使农村传统的家庭单位解体,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正成为农村社会结构的主力,且乡村人口的“三留守”化将持续存在,并成为农村治理中的热点、难点问题。三是流动的终点是回归,并对原农村社会产生积极影响。鉴于城乡壁垒的存在,身在城镇的农民仍无法享受与城镇居民同样的绝大多数外出务工的农民离乡背井后的归宿仍是与之血脉相连的农村,外出的经历使其开阔了眼界,学到了一定的技术,积累了某些经验,再回到农村创业、生活,定会把所见所学运用到日常生产、生活中,对提高农村人口综合素养、推动农村经济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2.2贫富分化日益严重

农民因自身禀赋、学识、技能、年龄、身体状况等多方面因素差异,在城镇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拼之后,会有明显的收入差异,因而其自身乃至其家庭在农村也随之会因收入差异出现阶层分化。贫富分化已然成为当前农村社会的显著特征,并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持续存在。这不仅是激化我国农村社会矛盾的一个影响因素,更将掣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

2.3农村经济组织日益扩展

近年来,农村市场经济得到进一步发展,经济组织在农村社会结构中的主体角色地位也逐渐显现。不仅是农村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而且是提供农村公共服务的主体之一,在农村治理中的影响力愈发突出。当前,农村经济组织主要有以下三大类:一是个体经济组织(如农村小店等),二是集体经济组织(如村农业经济合作社等),三是外来经济组织,(如农业生态园等)。各种类型的经济组织在给农村创造大量的就业岗位,盘活农村经济的同时,也直接助力农村社会结构转型。

2.4农村社会组织多维涌现

农村社会组织可以帮助农民拓宽自身与外界及上级政府的沟通渠道、表达利益诉求和促成集体行动等。目前,农村社会组织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正式的农村社会组织,如村民调解委员会、村红白理事会等。一类是非正式的农村社会组织,如上访维权组织、宗教组织等。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农村社会组织,将农民从传统的狭隘私人领域解放出来,拓宽了农民的公共生活领域范围。

3.以山阴县北周庄镇燕庄村为例剖析当前乡村治理现状

3.1山阴县北周庄镇燕庄村概况

山阴县北周庄镇燕庄村,全村面积1200余公顷,住户191户,总人口466人,常住人口230余人,绝大多数为60岁左右的老人。现有耕地面积约160公顷,其中退耕还林130余公顷。村紧邻一家煤企,企业建厂占用了村集体用地,并给予了资金补偿。村集体没有经济收入,日常治理支出主要靠乡镇及上级政府拨款和占地赔偿。村两委成员各4人(均为兼任),同时兼任两委的村干部有2人。燕庄村扎实推进美丽乡村建设,被评为2017年国家级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示范村,在改善农村环境方面成绩显著。近年来,燕庄村乡村治理的成果如下:

(一)水电、道路等基础设施得到较大改善。村民饮用水来自于村西宝峰山山泉提取水,村集体累计投资32万元用于整修水源、翻修村庄引水管线,现已实现山泉水经由管网引入村内机井,入户率达90%。目前村内供电设施可完全满足村民生活生产娱乐需求,电力入户率达100%,村内已实现无死角节能照明。村庄内道路硬化率达100%,外连S206省道的道路为水泥混凝土道路,实现了进村、外出道路通畅,出行便捷。

(二)村容整洁,生态宜居。一是环境绿化。目前已经完成部分村道和街巷的绿化,在村域范围内栽植大量防风固沙植被,村域内林草覆盖率已达到80%,除少量耕地外没有裸地。二是垃圾处理。村内配备专人、专车,每周定期集中收集、处理公共场所和各户的生活垃圾。村民已对垃圾形成分类习惯,绿色环保节能理念深入人心。三是污水处理。开创分户自主改造农房污水处理模式,相邻农户协商合作建设小型污水处理设施,村民自主性高,投资低,对村庄已完成的硬化道路破坏性小。目前,已完成污水管网入户率达50%。四是厕所改造。对原有旱厕进行卫生厕所改造尝试,通过无害化厕所处理设施,采用土加木屑的方式进行粪便搅拌发酵,制成有效的农家肥。目前,针对现有农户厕所进行2管5改的卫生化改造,普及率达80%。村内无脏乱差现象,基本实现了村容整洁,村美人和的治理目标

(三)公共服务基本实现全覆盖。一是教育。村内没有学校,村民子女自主选择目前,学前教育完全普及,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超过97%,九年义务教育目标人群覆盖率100%,义务教育巩固率超过97%。二是文体设施齐全。村内图书阅览室、公共广播室、健身文化广场等设施场地一应俱全,方便村民进行文体活动,丰富文化生活。三是医疗保障。村民医疗保险参保率达95%,有统一的村民健康档案,村内设有专用卫生所,提供计划免疫、传染病防治及儿童、孕产妇、老年人保健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四是养老保障。村民养老保险参保率达到90%,养老保险人均缴纳300元以上。目前已经启动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建设筹备工作,建成后能满足全村所有60岁以上老年人午餐午休。低保户中60周岁以上的失能老人基本养老服务补贴率达100%,五保户供养目标人群覆盖率达100%。五是防灾减灾。村两委制定了防灾减灾应急预案,确定了应急避难场所,并设专人管理,并配备综合管理人员,保证应急响应迅速有效。六是危房改造。积极进行村内危房、旧房改造,全村危旧房屋改造完成17户,村民住房安全得到基本保障。

3.2剖析以燕庄村为典型代表的农村治理存在的问题

燕庄村位于北周庄镇西北部,地处旱坡区,是典型的北方农村,尽管村民对村两委的工作评价尚可,但其在乡村治理过程中,仍显现出诸多问题。

(1)乡村人才流失严重

燕庄村近50%的人口都向城镇流出,村里的常住人口绝大多数是60岁以上的老人。这一人口“大流动”的现象在北方的农村非常普遍,且农村人口的大流动往往具有性别比例高(绝大多数为男性)、年龄构成轻(青壮年人居多),文化素质比流出地普遍偏高的特点,这就致使乡村社会面临着青壮劳动力流失、人才流失严重的困境。

这意味着乡村治理要面对的是一种人才结构不均衡、人口性别比例失衡、家庭构成不完整、不稳定的的社会,在这种背景下要在乡村社会构建有效的、合理的、均衡的社会治理结构,将是极大的挑战。同时,主要劳动力和人才的缺失,也是引发乡村公共参与有限、农村人口三留守化等其他乡村治理问题的根源问题。

(2)乡村社会内生发展缺乏活力

燕庄村没有村集体经济,其他可利用资源有限,在培育乡村自身发展动力上,显得力不从心。这对于以农业为主、现代化发展滞后、资源匮乏的多数农村来说是通病。

面对现代化的挑战,当前的乡村社会治理体制并不能有效地组织和动员乡村社会的内生发展资源,也难以动员其他可利用资源。城市凭借结构、资源优势寻求现代化快速发展,农村在结构和资源都没有优势,若自身发展没有动力,将会在发展过程中与城市不断拉大差距。这既是一种结构性问题,又属于乡村社会治理体制方面的问题。

(3)乡村公共事务参与有限问题

社会治理效率的提高、治理效果的显现,通常需要公众的积极参与,发挥民众的智慧和力量。燕庄村因人口留守化面临着公共参与非常有限的问题。这直接影响着乡村社会治理结构的合理性。随着乡村人口的大流动,乡村社会正在逐步变为空巢社会结构,参与乡村日常治理的主要人群是老人、妇女、儿童等乡村弱势群体,在村公共事务上他们既不能做主,也不能有效参与。不仅制约着治理的决策效率,而且也大大降低了治理的整体效率。

(4)农村建设规划不合理

通过走访燕庄村发现,村内房屋建设尚未形成统一规划,因人口流动,村内大量土地、房屋闲置,造成资源浪费。

目前,农村村镇规划编制工作尚未实现全覆盖,且管理水平较低,多数农村建设规划不尽合理,整体布局散乱,农户碎片化分布,没有综合考虑排水、排污、绿化、杂物堆放、畜禽养殖等实际问题。农民建房规划选址意识不强,农房建设存在选址随意、一户多宅、未批先建、少批多建,甚至占用耕地和削坡建房等问题。

4.乡村治理趋势及建议

纵观我国乡村治理轨迹,农村治理由“公制”到“自治”到,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历史进程中,乡村治理必将走向“法治”,乡村治理法治化是新时代乡村治理的发展趋势。

4.1转变乡镇政府职能,创建服务型政府。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转变政府职能,建设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乡镇政府作为国家在农村地区的最基层政权,在乡村治理过程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各地乡镇政府要充分转变治理理念,扮演好为民服务的角色,适时转变政府职能,创建致力于乡土社会发展的服务型政府。

4.2优化乡村治理结构,构建法治新农村。

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推进,传统的乡土社会已不复存在,传统的二元治理结构在乡村治理过程中暴露出种种问题,逼迫我们面对过去简单的乡村治理架构已经难以适应乡村社会发展的现实。必须从根源上调整治理架构,建设法治新农村。要跳出二元治理的结构,积极探索多元化乡村治理格局。在统筹城乡发展的大背景下,依托经济合作组织、公益组织、非营利机构等社会组织和新乡贤、新村官等乡村人才的加入和帮助,乡村治理结构有望实现开放、多元、互动。。

4.3加强农村金融改革,重构农村金融体系。

在乡村治理过程中,金融体系的构建为其提供了强有力的服务支持,但我国农村目前的金融体系发展仍相对落后,无法满足新农村建设的要求。因此,应当结合农村金融机构的自身发展特点建立良好的农村金融环境,构建完善的金融服务机制,将商业性金融机构、政策性金融机构、合作性金融机构以及民间金融机构有机结合起来,使资金网能够全面覆盖,在金融方面为新农村的建设提供有力的支持。

4.4加强农村文化建设,提升农民归属感。

随着经济、文化的快速发展,农民的价值取向呈现出多元化发展趋势。农村留守人员渴望得到城镇流行文化的润泽,而流向城镇的“两栖”农民因受到排斥,很难真正融入城镇,回到原生的农村,又不愿接受落后的物质生活条件和,进退两难,内心迷茫。一方面传统乡村文化正在解体,另一方面能够适应乡村社会发展的新文化体系亟待重构。因此,加强农村社区的文化建设显得极为迫切。使农民在农村有归属感将是农村社区文化建设的核心内容。

4.5同步推进乡村脱贫宜居,使农民安居乐业

越是地处偏僻、资源匮乏、经济贫困的村庄,人居环境越差,环境越差越难改造为宜居宜业的美丽乡村,解决这一恶性循环的关键在于同步推进农村脱贫致富和宜居宜业。建议以产业富农兴村为切入点,发展“一村一品”“一县一业”,大力推进“百企千村”产业扶贫开发工程,支持引导各类社会资本、民营资本与贫困地区合作,实施具有地域化、规模化的产业扶贫,推动农村特色产业发展,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支持推广以示范村为核心的产业区域发展,为农民创造不离乡土的就业岗位,使农民业在村,居在村,让富农兴村和农村环境改善相得益彰。

4.6创新乡村规划管理,实现资源合理利用。

推进县域乡村建设规划编制或修编,鼓励推行多规合一,做到农房建设有规划管理、行政村有村庄整治安排、生产生活空间合理分离,实现村庄规划管理基本覆盖。推行政府组织领导、村委会发挥主体作用、技术单位指导的村庄规划编制机制。

关键字: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国家统计局朔州调查队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朔州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朔州市人民政府信息中心
晋ICP备07500137号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0号